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黄大仙 > 电子市场 >

北京广州深圳电子市场“山寨”泛滥(组图)

归档日期:05-13       文本归类:电子市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08年,“山寨”一词迅速蹿红。在文化市场和电子产品两个领域内更是红得发紫。

  最近,本报联合央视记者对北京、深圳和广州的电子市场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不仅是“山寨”手机五花八门,大到液晶电视机、电脑等产品也有被“山寨化”的趋势。“山寨”,已经成为高度模仿、新奇、价廉、平民化产品的代名词。

  鼎好电子商城,是中关村几大知名的电子产品销售市场之一,在一个接一个的柜台里面,摆放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种电子产品及其配件。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里卖的无线元。之所以这样便宜,是因为都是小厂家贴牌生产的。记者发现,那些高度模仿知名品牌的无线网卡,贴上的商标除颜色不同外,广告内容都一样。与无线网卡一样被大量“山寨”的电子产品,还有学生们喜欢的MP3播放器。由于价钱仅为品牌产品的三分之一,质量也没有太大问题,“孩子们成批购买。”这里的销售人员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高度模仿的2G的U盘,30元拿货,卖出去是50元。而品牌U盘卖70元一个才赚8元。

  调查中,记者发现不仅是小型电子产品被大量“山寨”,“戴尔”、“IBM”等知名品牌电脑的配件也在此列。在中关村最大的电子产品卖场———e世界数码广场的耗材销售区,“克隆”的世界知名笔记本电脑的鼠标、键盘、电源线和电池等配件俯拾皆是。销售商告诉记者,一般都会告诉顾客,产品有正牌和“山寨”之分,顾客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选择,不少“山寨”厂家也很注重售后服务,产品有问题可以找柜台解决。

  某电脑市场,过去是以销售电脑及其配件为主,而今各种牌子的“山寨”液晶电视机在该市场几乎占主导地位。

  一位正在组装液晶平板电视机的老板告诉记者,在这个市场里开店做“山寨”液晶电视机,只要10万元的本钱就可以开工。“大大小小的组装点就有几百家”。组装液晶电视的所有材料市场里都买得到,可以根据顾客的需要按不同档次进行组装。据记者现场观察,一台37英寸的液晶平板电视机,大概一个小时就组装完毕。

  这些“山寨”液晶电视的价格相比商场里的品牌机便宜近一半。42英寸液晶售价是4800元,37英寸的是3800元,26英寸的是2400元,19英寸的则仅售1250元。怎么这么便宜?销售人员一语道破“天机”:这些液晶显示屏都是品牌企业淘汰的次品,大部分都有瑕疵。据了解,这里的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平均每月都有几百台的销量。

  李忠辉是杭州迪安电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说,在深圳的电子市场,随便花个几百块钱,买个零配件,自己用两三个小时就能装好一部数码相机。李忠辉告诉记者,现在深圳已经有不少个人和企业在组装山寨数码照相机。

  记者在一个销售“山寨”手机的网页上,找到了一家专卖“山寨”数码照相机和摄像机的公司,然而,根据对方提供的供货地址,记者来到深圳华强北路的曼哈顿数码商场,找到一楼B区的一那个柜台时,却发现柜台上只有“山寨”手机销售。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相机,这里没有摆出来,你要我们就去拿。”

  通过柜台上摆着的笔记本电脑得知,所有到这里买“山寨”数码相机和摄像机的人,都是先在笔记本上确认要买的产品,谈定后销售人员再去取机器。记者发现,笔记本电脑里展出的“山寨”数码相机和摄像机产品,价格从550元到1180元不等,都是仿“索尼”、“三星”、“佳能”等产品的外观,而牌子却是自己的。

  在深圳,李忠辉不仅感受到“山寨”产品的丰富,同时也体验到电子产品产业链的发达。“在这样的产业链条件下,即使是单枪匹马,也可以成立公司生产电子产品。”深圳电子产品产业的完善程度让李忠辉大开眼界。这里电子产品产业的完善程度,是外界所难想象的,即便是模具上的一支笔,在深圳都有几百种选择。

  从事GPS导航仪软件研究开发的李忠辉说,如果电子产品的生产企业不设在深圳,就意味着这个企业不能很好地在这个行业继续发展下去。“以前我们在杭州做样机的时候,常常要飞深圳就是这个原因,要不停采购原器件运回杭州,增加了成本的同时,产品的灵活性也不够。”

  在深圳高科德电子市场,一位来自湖北的经销商告诉记者,相比去年,这里的“山寨”手机至少已经更新换代了五次,“功能更多了,价格也更便宜了,去年10月每部还要950元的i9手机,现在只要450元了。”同时,只要市场上有什么新款手机出来,这里马上就有,款式外观相近,但价格是正牌产品的几分之一。

  改革开放后,我国南方沿海一带出现了许多来料加工企业和一些为国际品牌代加工电子产品的企业,这些企业发展到今天,奠定了我国电子产品技术生产普及化的工业基础,构筑了一条电子产品完善的产业链。

  某科技公司董事长陈广生告诉记者,“以前我们是以组装为主,人家要什么牌子我就做什么牌子。”陈广生说,他的企业以前专门为日本的“索尼”、“东芝”,韩国的“三星”、“大野”、“山水”,以及国外其他的一些知名企业生产VCD、DVD影碟机配件。当时,与沿海的所有代工企业一样,生产设备、原材料和技术,都是由合作的企业提供的。

  经过近30年的发展,这些“三来一补”企业已具备了完善的生产管理能力,产品越来越高端,技术也越来越成熟。有知情人士透露,“当年是有图纸就能造东西,如今是没图纸有样子也能开工生产”。在李忠辉看来,深圳电子产品产业链的发达,也使得这里有了电子产品“山寨化”的条件。

  有业内专家认为,我国的电子产业经过这些年的高速发展,不但生产自成体系,同时也具备了相当的研发和创新能力,从这个角度来看,电子产品行业内的“山寨”现象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有能力“山寨”,并不意味着非得做“寨主”,甚至做“一辈子寨主”。国家应当重视电子产业的这种积聚多年的能量,从投入上倾斜,在政策上照顾,引导、管理其沿正确、健康的道路发展———“既然有本事山寨或克隆别人的好东西,为什么不把脑筋多用在开发自己的产品上呢?”(易建成) (来源:羊城晚报)

本文链接:http://aogoisicilia.net/dianzishichang/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