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黄大仙 > 电子图书馆 >

电子书怎样影响图书出版业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电子图书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经过多年的默默无闻之后,现今电子书已经对出版商产生了重大冲击——在欧洲和北美,电子书销量已经超过了印刷书籍,且这种趋势正不断向全世界扩展。于出版商而言,随着手持阅读设备等移动终端的普及以及价格供应链模式的发展,电子书发展将机遇与挑战并存。现在要做的不是去预测未来,而是要认真评估当下行业现状——电子书发展过程中依然面临着采纳和盈利能力问题,从而至少在理论上帮助出版商及其合作者在新环境下依旧能够蓬勃发展。

  电子书的发展史在此就不再赘述,但是我们可以注意其几个历史转折点:2007年,亚马逊推出电子墨水阅读器,电子商务发展潜力非凡。Kindle的流行使得电子书变成一种消费趋势,尤其是对于叙事文本来说。如今的问题就是平板电脑的流行是否也会预示着类似的趋势,究竟是会带来电子书消费的质变,还是只是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量变而已呢。

  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电子书阅读逐渐兴起取代了纸质书阅读,这一现象在美国表现的尤为明显。2012年12月,皮尤研究中心发现,有23%的16岁以上的美国人在去年阅读过电子书,而前年这一数字只有16%。同一时期,美国纸版书籍的阅读份额则从72%下降到了67%。成人书籍的数字化更为明显,Book Stats的数据显示,2010年到2011年,成人书籍电子书收入占出版商总收入的比重从13%增至30%。当然代价就是同期大众市场纸质书的收入从33%下降至24%。其他如未成年人书籍贸易中,也呈现出一派电子书增长纸质书下降的趋势。随着电子阅读器的普及,这一现象将更为普遍。

  然而,高等教育的电子书采纳走的却是和大众图书完全不同的路线。灯塔数字化战略的产业分析师Steve Paxhia指出,以往以高价出售纸质内容的传统教育出版商现今并未采用出售纸质内容的电子版本的方式转变,而是进一步提供互动式学习系统。“通过将重点转向一体化学习系统,出版商可以以相当低的价格同时提供纸质版和电子版学习内容。传统出版商就没有这种优势。”Paxhia参与合著的《书业研究集团》(BISG)半年度报告中就详细记录了印刷图书和数字化课程中学生的互动情况。

  2009年以来,BISG也在报道消费者的电子书阅读和购买行为。该报告显示便携式设备的使用会继续影响电子书采纳行为。正如亚马逊将专用电子阅读器与电子商务结合成功地促进了叙事小说阅读上涨,此后也有其它电子设备采用电子书格式来推动非小说文本的增长。从2010年初到2011年中期,专用电子阅读器取代PC成为最受欢迎的电子阅读设备。然而,随后平板电脑的崛起(主要以亚马逊的Kindle Fire为主导),则改变了这一战局。另一份3月的报告显示,平板电脑和专用阅读器的比重分别为43.9%和42%。(见下表)。

  BISG的研究还显示了何种图书受电子书格式影响最大。在2011年中期,小说类,尤其是“娱乐”小说类(例如神秘小说,浪漫小说)电子书在专用电子阅读器中占据主导地位。然而,随着平板电脑的兴起,专用电子书阅读器中的一般小说电子书开始流失,而且其他类型小说的电子书在平板电脑中也开始受到欢迎(见下表)。

  总体而言,那些使用专用电子阅读器的用户更偏爱通俗小说和神秘/惊悚风格的小说,选择比率分别高出平均水平(63.3%和62.9%)的7.4%和6.4%。然而,奇怪的是,在使用平板电脑的用户中这两类小说的选择比率则稍低于平均水平。另一方面,使用电脑阅读电子书的用户中,科幻小说阅读率高出平均水平(44.2%)达6.8%。

  BISG的学生态度调查研究发现,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数字采纳远不是单纯的电子书那么简单,而是更偏向于采纳一体化学习系统,例如圣智的CengageBrain平台或者是培生的MyLab系统。平板电脑和电子阅读器,占据主导地位的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加之愈加复杂的学习环境,共同推动教育出版向不同于传统纸质出版的数字化方向转型。

  另一个影响平板电脑电子书消费的因素就是这些新设备本并不是专门为阅读而设计的,而是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有研究表明,诸如视频、音频、游戏和一般的网页浏览、收发邮件等活动都会影响到电子书的阅读,相较于亚马逊的Kindle Fire和巴诺的Nook平板电脑,这一点在苹果的iPad和Android平板电脑上表现的更为明显。读者们正在从专用电子阅读器阅读转向平板电脑阅读。更重要的是,一点读者们习惯了阅读电子书,那么阅读和购买纸质书的读者就会减少。

  相较于一般消费者,年轻、受过良好教育和经济条件优越的消费者更喜欢电子书和电子阅读设备。BISG于2009年开始电子书研究,当时的电子采纳者大体情况如下:男性,30岁至44岁之间,大学学历,收入在50000至75000美元之间。现如今,阅读电子书的女性远多于男性。当然其他年龄段、受教育程度、就业和收入群体的电子书阅读率虽然比不上前者,但是也还是很高的。例如,相较于2010年,55岁以上的退休受访者中的实力买家(至少每周读一次电子书)比2010年就多了很多。虽然,现今依然是年轻消费者占据电子书消费的主导,但是整个市场版图正在扩大之中。

  这就意味着,虽然短期内印刷书籍依旧受到欢迎,但是受众却会逐渐缩小。印刷书籍最大的优势——舒适、无技术开销、低成本,将随着阅读设备成本下降,数字阅读舒适体验增加而变得优势不再,从而无法存活。

  事实上,就像黑胶唱片之于唱片业一样,印刷书籍可以找到一个可持续的细分市场来生存下去或者基于尚未被定义的价值主张进行开发。基于这种可能,不少分析师认为,从长远来看,印刷书籍依旧是图书内容的一种大众传播媒介。

  上述预测就警示我们,相对于电子书的一些缺陷,如技术故障、DRM和阅读软件寿命等,印刷书籍仍旧是一个更为开放、稳定的阅读和存储介质。电子书要想完全取代印刷书籍,就必须要能够满足未来读者、研究人员和档案存储人员的需求。

  BISG的研究显示,亚马逊在电子书二次销售的渠道上占据了主导地位。有73%的受访者通过亚马逊网站获取电子书,而另外13%的受访者通过Kindle应用程序获取电子书。当然,亚马逊不是一家独大。另有21%的受访者通过巴诺书店的网站获取电子书,紧随其后的获取来源分别是公共图书馆,苹果的iBooks/ iTunes的应用程序,以及其他一系列较小的电子书来源。人们大多通过安卓设备或者苹果IOS商城购买电子阅读器应用来发现电子书的,例如Google Play Books、Kobo等阅读程序。除了巴诺书店和一些公共图书馆外,人们很少在实体店发现电子图书。一些出版商就恰好利用了这一点,他们与亚马逊合作以使自己的书籍出现在亚马逊的“新书榜单”中。不过,出版商的这种紧张是可以理解的,他们也在尝试其他图书发现技术,例如出版商或者作者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推广。不过目前成效不大。在线评论、印刷书评,以及来自朋友和家庭成员的推荐,样章免费下载试读等,仍然是电子书购买最具有影响力的因子。

  BISG关于电子书发现渠道的调查关注两个相互独立的问题,一个是一般电子书信息的首要来源,另一个是受访者最常用的获取和阅读电子书的具体方式。亚马逊网站以47.4%的比例成为排名最高的一般电子书信息源,以25.2%的比例成为排名最高的具体电子书发现源。亚马逊的电子邮件和简报也是获取电子书信息的重要来源,占据26.1%的比例。来自家人和朋友的推荐排名也很靠前,一般信息源和具体发现源比例分别为24.4%和16.1%。社交网络占一般图书信息发现的比例为15.7%,但是具体电子书发现比例仅为3.5%。其他的二次销售渠道,特别是巴诺和苹果,是很好的一般电子书信息获取来源,比例分占到14.7%和10.7%。但他们并不是具体图书发现的主要渠道,所占比例仅有7.2%和3.7%。图书馆本该是读者发现电子书的主渠道。然而,由于目前的出版商和图书馆就电子书的定价和可获取性上的分歧,阻碍了这种潜力的发展。图书馆杂志的一项研究表明,图书馆用户的经常控诉电子书目过小问题。未来研究的将试图探讨如何打破目前的僵局,让顾客通过他们的图书馆购买想要的电子书。BISG的研究还发现,实力买家(每周都购买电子书的人)中,图书馆是第三大受欢迎的电子书获取来源,比例为24.9%,仅落后于巴诺0.5%。

  在价格问题上,电子书相对于印刷版本而言具有明显的优势。这一点在苹果试图实现代理定价的措施时备受争议就可以看出。但是,这种计算这并没有将总成本考虑进去。虽然专用的电子阅读器价格在迅速的下降,但是平板电脑(日益受欢迎的电子书阅读设备)的价格仍然是很多消费者购买的障碍。电子书要想击败纸书,平板电脑就必须降价,或者智能手机的屏幕变大但是消费者仍买得起。从表面上看,电子书的价格是其减少印刷成本和分销成本的一种反映。消费者就是这样看的。BISG的调查研究中问及受访者能接受的最高电子书价格是多少。很多人表示硬拷贝类电子书最多30美元,其他商店的电子书则最高不要超过17美元。他们认为,9美元的电子书是“超值”,13美元的电子书“小贵但也算合理”,但是18美元的线月以来,“超值”、“小贵但也算合理”的比重缓慢上升。这也意味着,无论格式如何,公众对书籍本身认知正在逐渐发生变化。

  需要注意的是,印刷图书和电子书的内容开发、编辑和营销成本并无多大差异。电子书价格之所以很低,是为了迎合公众过度低估了电子书成本从而对书价产生的预期,而像亚马逊这样的网上零售商采取激进策略更是进一步拉低了电子书价格。出版商们已经简化内部流程,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来弥补电子书低价带来的盈利能力不足。但是最终,还是需要作者和出版商开发出不能被经销商复制的新的价值来源(包括内容与营销方面)。

  与价格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电子书不能或者说不应该被转售。GiantSteps Media的分析师比尔·罗森布拉特指出,电子书交易和纸质书完全不同,纸质书交易是一种现实的交易,需要有买卖双方,但是卖方并未拥有所售内容的版权。相反,电子书交易则是一种权利使用许可协议,即需要有被许可人(买方)和授权人(卖方)。其中卖方即发行商和渠道合作伙伴对内容有完全控制权。根据发行商/分销商的政策,如果是受DRM保护的作品,将会严格禁止转售,甚至连租借都不可以。

  今年1月,亚马逊申请专利允许用户转售电子书的内容,同时删除了原始用户的所有本地电子书副本。罗森布拉特指出,这一“数字优先销售”的策略是很有问题的,比如,在多台Kindle设备和应用程序中删除其所有的本地电子书副本颇有难度。虽然,图书馆和其他权利倡议者都希望推动更为开放的转售实践,但是鉴于混乱的DRM以及专有电子书平台的现状,这显然不大可能实现。

  转售会损害出版商的既得利益,因为受DRM保护的电子书可以阻止电子书价格进一步下降。如果亚马逊这样做了,那么作者和出版商之间的密切联系也可能失去了。罗森布拉特认为,出版商将就此问题与其打一场长久的官司。

  据BISG研究显示,目前转售问题尚未成为影响电子书消费的主要障碍。过去的四年调查表明,平均只有13%的受访者表示“当阅读过后不能合法出售电子书”是个大问题,还有17%的人认为这只是或多或少有些影响。未来的调查将探讨不能转售问题是如何影响那些因此而尚未开始阅读电子书的人的。

  另一方面,转售问题还可能涉及到作者和出版商的二级市场收入,这在印刷书市场是无法实现的。但是,由于此类交易的技术壁垒、电子书平台的专有性竞争以及大出版商的一些短期战略,转售在短期内尚无法实行。

  电子书采用的最大障碍可能就是该媒介本身的新颖性以及其受专利技术公司控制。在许多应用程序和阅读设备中粗略一看,就能发现电子阅读的体验就是一种一致性,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电子阅读体验将进一步完善,从而吸引更广泛的受众。即使是像亚马逊和苹果这样咄咄逼人的公司也可能屈服于公众压力以及读者和研究者的需求。毕竟,自阅读出现至今,这种需求就从未改变过。

  然而,在那之前,电子书对于作者、出版商和分销商而言依旧是一个破坏性力量,并且会逐步培养起读者的数字阅读习惯。(

本文链接:http://aogoisicilia.net/dianzitushuguan/731.html